从涨潮到退潮,从泰山到泰山

从涨潮到退潮,从泰山到泰山

11年前的10月27日下午,2010赛季中超联赛第28轮,排名榜首的山东鲁能客场挑战联赛垫底的南昌衡源。

在下半场被陈志钊先进一球的情况下,山东鲁能由周海滨在右路传中,韩鹏头球摆渡,安塔尔攻门偏出,后点的莱昂后点补射空门扳平比分。

对于鲁能而言,1-1逼平垫底队从赛果上看肯定不是最令鲁能满意的结果,但却已经足够帮助客队提前锁定俱乐部历史上第四座顶级联赛冠军奖杯。

那一年的山东鲁能兵强马壮,那一年最后的亚军是天津泰达,那一年最后的季军是上海申花。

山东鲁能肯定没有想到,之后的这第五座中超奖杯让他们等了整整11年:就像申花没有想到过就此远离了争冠行列,泰达没有想到过会连续多年为保级挣扎甚至一度在生死线上游走。

而另外一件他们没想到的事,是在这10年里中国职业足球联赛所经历的一切。

这10年里,山东鲁能变回了山东泰山。他们锁定冠军的那场比赛对手南昌衡源,先是动迁去了上海改名叫了申鑫,后来又几乎连降了两级,然后消失在了中国足球的历史长河中。

说是“长河”怕是有一些夸张了,但这些年消失的球队名字连在一起,倒是一段挺长的文字。

从那一年开始,每次公布准入球队的时候,都有令人唏嘘的名字消失。

东北地区应该算是重灾区之一,辽足、大连实德和延边都没能挺过去。

冠军球队也消失了不少,除了辽足和实德外,江苏队更是在夺冠后不到100天消失在了众目睽睽之下。

更令人惊骇的,是2020赛季,多达16支球队集体告别中国足坛——这与中国顶级联赛所有球队的数量相同。

哪怕是在疫情之下,中国足协将准入的时间拖延至了5月,也不过是为天津天海续上了短短1年的命。

我一直认为,当零星的球队告别联赛时,管理者尚可以稳坐泰山。但当连年有如此规模数量的球队消失时,管理者难辞其咎。

所以,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回到过去10年间的那个中间点,2015赛季:那个赛季,广州恒大拿下了3年内的第2个亚冠冠军,职业联赛的金字塔基也开始慢慢形成,一切看起来都向着好的方向迈进。

想要冲击冠军的顶级联赛的球队,从恒大身上看到了一条路;想要加入这个不断扩张的市场的球队,也拥有了一个还算不错的环境。

或者说,当时的环境至少要比此前10年那种顶级联赛数千上座率,底层联赛无人问津的情状好上不少。

然而,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完全失去理智的金元足球开始席卷。

很多人回忆起金元足球时,会把所有的责任归结于广州恒大。然而,如果真的认真回想一下,恒大在最初几年里做了什么?他们给那些国脚们的薪水,也不过是在他们原本水平的基础上提高了一些。

恒大打破的平衡是竞争上的平衡:以往没有那么多顶尖球员能被一支球队收入麾下。

真正打破市场秩序的始作俑者,是四支球队:天津权健哄抬了内援身价,河北华夏幸福哄抬了外援身价,然后江苏苏宁与上海上港立马跟上。

最后这四支球队里,两支消失了,一支摇摇欲坠,另一支背后集团的老大成为了足协掌门人,怒斥为足球烧钱的投资人是良心已死,声称投资足球就应该是公益行为。

金元足球一直以来都仿佛是中国足球如今困境的原罪,我也一直都不是金元足球的拥趸,但有的时候必须得问自己一个问题:金元足球真的是一条完完全全的死路吗?

恒大的砸钱,砸活了中国足球市场,砸响了中超联赛的招牌,砸出了两个在足协主席眼里没有价值的亚冠冠军,留下了一所球队陷入困境还在招生的足校,留下了一个城市的球迷。

但其他呢?比如,天津天海在解散时留下了什么?

所以我觉得真正令人遗憾的,是这十年的钱砸了下去后,停在了最令人遗憾的地方。恒大的金元足球再不济,也砸出了一代从小愿意参加足球训练的孩子。而如今,却在这批孩子们准备要做出“是否走职业足球道路”的选择前,浇了一大盆冷水。

很多时候,事情并不总尽如人意。但进两步退一步,总好过原地踏步。

就像在足球终于管办分离的这些年后,在前两届足协虽然争议不少但总算是想尽办法把联赛这块蛋糕做大后,这一届足协再次决定在国家队身上一条路走到黑,最后这一把赌注输得一干二净,看起来又生生地把总局呼唤了回来。

尽管之前在联赛这条路上行走的方向并不是最直接的方向,但也总算是在前进。而如今,我们却又几乎回到原点。

我们的足球总是很擅长做这样的选择。

所以,泰山最后战胜深陷困境的河北队夺冠,的确有这么一丝黑色幽默的意味在其中。

在泰山夺冠当晚的赛后新闻发布会上,有一位记者的提问让很多人不快:山东泰山的夺冠,是不是因为别的球队或多或少出现了一些问题?

从泰山带着不小的积分优势进入争冠组开始,有关本赛季冠军含金量的讨论就不绝于耳。然而,在潮水急退的今天站稳了脚跟,本就是这个冠军最大的含金量。

如果回头看泰山在过去十年的故事,很难说他们没有走过弯路,但最重要的是,他们坚持住了自己的根本。《足球报》的陈永老师在今天的报道中用了一个词,叫做“正本溯源”,而泰山夺冠的根本,正是在十年如一日的青训事业上。

十年如一日,也是一个恰如其分的说法。在过去十年里,山东泰山砸过高价外援,也曾沦落到过降级边缘,但未曾改变的是对青训的坚持:如今在泰山队的大名单中,近一半的球员源自于球队的青训体系,这就是最好的写照。

陈永老师还说,2021赛季的中超不是中超应该有的样子,但2021赛季的泰山却一定是中超俱乐部应该有的样子。

他们的“样子”不是靠着砸钱整支整支购买的青训梯队,不是为了通过准入东拼西凑的年轻球员,而是不论潮起潮落都一样继续的事业——培养人才是一种事业,绝不是为了达到标准或者装点门面而装出的样子。

而这一次夺冠的泰山,讲了一个让所有球队的球迷都羡慕不已的故事:郑铮、王彤、张驰跨越十年的坚守,韩鹏和周海滨们从球场走上教练席,还有郝伟或许即将从球员生涯的双冠王迈向教练生涯的双冠王。

从涨潮到退潮,泰山的故事串联起了这一度充满希望却最终沦为荒诞的十年,也给下一个十年点亮了一丝光芒。

在各个平台关注我们,获得持续更新。